您好, 欢迎访问【菲律宾申博sunbet】网站
申博手机苹果官网下载_沙洋简讯网
主页 > 今日说法 >中国时报社论公投民主时代 真的準备好了吗 >

中国时报社论公投民主时代 真的準备好了吗

2019-12-03
浏览次数 126次

中国时报7日社论--公投民主时代 真的準备好了吗,全文如下:

 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初审通过《公民投票法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,大幅降低公投门槛,修正案如顺利通过三读,公投成功率将大幅提高,会对代议民主体制产生颠覆性的影响,朝野政党及社会大众真的準备好了吗?

 台湾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政府治理僵局及民主危机,代议政治就像一台陷入流沙的牛车动弹不得,直接民主确实是修复代议失灵的有效工具。但公投是两面刃,稍一不慎,民主即可能未得其利、却先受其害。

 首先,对大多数西式民主国家来说,「公投」结果不论好坏,主要均是「内部效应」,可谓操之在己者多。台湾却不是,特别是涉及统独意识型态,就会连动两岸,轻者,让两岸关係倒退封冻;重者,例如独立公投,就可能引发流血战争,这绝非危言耸听。换言之,涉及主权定位、国家认同的公投,在台湾不会只有「内部效应」,有很大成分并不操之在己。这是看待公投问题时,必须先画上的第一道红线。

 从正面而言,该修正案在审议过程中,已针对民进党长期主张的「领土变更複决公投」以及「两岸政治协议公投」,做了适当的迴避。尤其当国民党不愿继续扮演红绿间的煞车角色,「反推民进党一把」时,民进党也只有再度髮夹弯,虽然免不了又被嘲笑一番,但民进党终究没有在《公投法》中埋下可能的毁台两炸弹。

 两弹虽拆,《公投法》修正案仍旧给了有心者「边缘跳舞」的空间,例如民进党立委郭正亮预言,独派必定会提出「改国歌」公投,一旦成案或通过,这类的「擦边独」公投,势必将牵动两岸关係的敏感神经。就此而言,《公投法》修正案仍有放民粹之虎出柙的风险,有其轻率与不负责任的一面。

 但是在另一面,直接民主却是难以迴避的必然趋势。过去近10年,从马政府到蔡政府,公投、罢免等直接民主工具的实践门槛极高,使得这些直接民主工具只有象徵性作用,而无实际作用,但「民粹」的威力,并没有因此减弱,反而因为缺乏宣洩出口,民粹更形高张,政府功能严重瘫痪。

 马英九在第2任竞选得到689万票的过半选民同意,获得国民交付国家治理权,但他推动《两岸服务贸易协议》,却引发太阳花学运,造成国会被民众占领瘫痪事件,马政府自此跛脚,无力再推动其他国政。新当选的蔡英文比马英九的状况还糟,连蜜月期都没有,上台才半年,就发生了一连串抗议游行、冲撞政府机关大门事件,堪称楚歌四起。显然,选民认为4年1次选举的委任,并不代表授权领导者可以「做一切决定」。选民对代议士已不信任,甚至失望、不耐。世局变化太快,4年1次「总委任」,已跟不上世界乃至选民快速变化的心理。

 换言之,纵然直接民主有民粹成分,但以当今之局,除了「以民粹治疗民粹」外,台湾的政治要打破死局,好像也别无他途。利害相权,台湾应以更谨慎细緻的态度,审视公投等直接民主工具的定位。

 首先,要釐清「目标」,不是要以直接民主取代代议民主,而是以「有品质的直接民主」补强代议治理的正当性,并矫治代议失灵现象。在重大争议上,让公民投票成为「代议政府」的正当性后盾。在「事」的面向,透过公投取得人民具体的授权,纷争应可休止,代议政府要做的,就是贯彻人民意志,把公民集体意识落实下来。

 其次,要善用科技网路工具,让参与公投的民众知悉公投案的题目,及公投结果对公共事务可能的利弊影响,以协助公民做出正确决定,并鼓励公民参与投票前的辩论,使得公投结果得到最大化的公民同意,强化实践的正当性。

 第三,部分公投影响层面极大,譬如两岸问题,故仍应对公投做「建设性的限缩」。修正案放宽的公投,主题应不涉主权、不变更国家宪政体制,限缩在地方性或无关统独的纯公共政策议题。或依议题的性质与重要性,设计不同的公投门槛或除外规定,以避免因为公投而引发不可逆的灾难风险。

 深化直接民主是趋势,但要小心绕过红区,台湾在深化直接民主时,必须自我警惕、戒慎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