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 欢迎访问【菲律宾申博sunbet】网站
申博手机苹果官网下载_沙洋简讯网
主页 > 今日说法 >工商时报社论-超额储蓄率升逾15%的隐忧 >

工商时报社论-超额储蓄率升逾15%的隐忧

2020-01-14
浏览次数 584次

工商时报4日社论-超额储蓄率升逾15%的隐忧,全文如下: 

 依行政院主计总处最新的统计和预测,我国今年第一季的超额储蓄率为15.84%,全年超额储蓄率预测值则上修至15.52%,创下民国七十七年以来的最高,中研院院士胡胜正认为这是严重警讯,政府应速提对策。

 要谈超额储蓄之前,必须了解储蓄与投资,这两个概念是经济学上最易混淆的两个词彙。一谈到储蓄,多数人直觉就想到自己存摺里的钱,而一谈到投资,那更是五花八门,进出股市、买卖房地产、侨外投资及扩大生产线,都经常被称为投资。
 
 然而,在国民所得统计里谈的储蓄,係指当年所得减掉消费后的金额,是流量统计,并非存摺里历年累积的储蓄存量。另外,储蓄除了家庭储蓄,也包括企业储蓄及政府储蓄。至于投资,在国民所得统计里谈的是建厂、购买机器及研发投入等固定资本形成,而非炒房、炒股这类金融性投资,也非侨外投资这种意向上的投资。

 在明白储蓄与投资的定义之后,我们可以开始谈谈超额储蓄。超额储蓄即是储蓄减掉投资后的闲钱,将其除以国民所得毛额便是超额储蓄率。这一比率若为零,表示储蓄已全然被导引至实体的投资,而数字愈高则代表闲置资金愈多,对一国的经济发展愈不利。

 这里的不利至少有两点:其一是这代表一国缺乏投资动能,以致难以有效运用这些资金;其二是这些超额储蓄虽名之为闲钱,但其实一点也不闲,银行里有这幺多的储蓄没法贷给企业投资,最后只好借给人们去买房、买股,于是大量资金流向房市、股市追高房价、股价。这自然不是好事,非但不是好事,甚且将陷一国于泡沫经济的危机。

 我国的超额储蓄率在民国七十年代中期,曾连续四年升至两位数,甚至直逼两成。去年改版后的国民所得统计虽略有修正,但是那个年代的超额储蓄率仍是高得吓人,而正是因为这幺多的储蓄难以被引导至实体投资,以致游资氾滥,前仆后继流入股市、房市,股市不到两年即由两千多点升逾万点,房价也狂涨逾倍。惟股市于民国七十九年崩盘,短短七个月由万点跌破三千点,房市也同步下滑,最后在政府扩大公共建设、六年国建将闲置资金导入基础建设后,才让超额储率回降;随后民间投资大幅成长,终于让超额储蓄率在民国八十年代,回降至2%上下。

 回顾二十多年前在台湾发生过的经验,可以明白超额储蓄升高,对一国经济的冲击有多大。我国近八年里,就有七年的超额储蓄超过新台币一兆元,这是过去不曾出现过的情况,累计八年的超额储蓄已逾十兆元。在去年国民所得统计未改版前,超额储蓄率近六年皆在10%左右,即使改版后仍在10%上下,显示台湾的闲置资金氾滥程度不亚于七十年代后期,情况之急迫,不言可喻。

 如今更令人震惊的是,主计总处最新预测指出台湾今年的超额储蓄竟升至2.72兆元,创历年新高,比去年足足增加一兆元,而超额储蓄率更跳升至15.52%,创下民国七十七年以来新高,这让台湾资金闲置的情况更形雪上加霜。当年闲置资金如何让房价、股价狂涨,今天恐亦难以避免;事实上,近十年双北市的房价已狂涨逾倍,而股市虽遇万点大关屡退屡进,但在如此庞大超额储蓄的驱动下,只待东风一来,极可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发展,凡此种种皆是执政当局不可不关注之事。

 过去大家对超额储蓄过高的解读都在于投资动能不足,该如何扩大投资,事实上投资动能足不足,只要看民间投资即可以判断。超额储蓄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闲置资金的走势,台湾过去八年累积十兆元,而今年可望再添2.7兆元,在庞大闲置资金的流动下,台湾经济的泡沫化风险,与日俱增,若不谨慎加以处理,极可能重蹈二十多年前的覆辙。

 我们认为政府如今必须要做的事有三:

 其一、儘速提出扩大基础建设计画,以让这些闲置资金引导到具有实效的公共建设上。近年中央各部会每年所提十亿元以上的建设经费约2,300亿元,但由于财政困难每年仅能给1,600亿元,几乎有四分之一计画由于没有预算难以执行,这不但有碍国家经济发展,也是使得超额储蓄走高的原因,主计总处及国发会应就此研提对策。

 其二、政府虽没钱,但仍可奖励民间参与公共建设,藉此有效运用超额储蓄。但近日由于台北市大巨蛋争议让BOT案蒙上阴影,如何化解厂商疑虑,实为当务之急。

 其三、政府应明确化产业政策。政府这些年提了不少愿景,什幺黄金十年、三业四化、自由经济示範区等,惟有些流于空洞,有些则是朝野互信不足以致功败垂成。这些毛病不改,在无定的号声下,民间投资动能如何强得起来?

 综言之,今年超额储蓄率超过15%创下近二十八年新高,说明台湾经济已经严重失衡,决策当局万不可掉以轻心,否则台湾的前景实在堪虑。